栏目导航NAVIGATION

  1. 项目快报
  2. 国内政策
  3. 国外政策
  1. 杨东提出共票经济学:从“币改”到“票改”

    近期,一些数字资产交易平台提出了“币改”的概念,其主要内涵为将资产(包括既有实体经济和未来的创新项目)上链,进行Token化,进而成为在该平台上可交易数字资产。


    应当肯定的是,所谓的“币改”在基本理念上是正确的。未来是区块链时代,大部分的资产都将上链,实现可信交互分布式的交易,“币改”的基本理念符合这一趋势。但是,正如众多有识之士已经指出的,“币改”存在极大政策、法律风险,具体实现模式也有诸多问题。


    笔者认为,“币改”存在以下弊端:


    首先,“币改”名称敏感。“币改”这一名称极易与所谓发币、首次代币发行(Initial Coin Offering,ICO)相关联,而这两者争议颇多,受到各国政府的密切关注与重点监管。而ICO在2017年、2018年乱象频出,行业鱼龙混杂,所谓的“空气币”、“传销币”横行,已然极大损害了市场信心,而以“代币”名义进行改革,很难获得市场的认同。同时,“币改”一词似乎就锚定目标即为发行可炒作的数字货币,与区块链技术及理念融合不深。这样的“币改”很难阳光化健康发展。


    其次,“币改”具体实现模式已经触及法律红线。“币改”形式上类似于“资产证券化”,如果有实质上的集资行为,极易涉及非法集资等相关犯罪,为“币改”后等额标准化数字资产提供交易场所的平台可能涉及非法经营相关犯罪。同时,也极可能为假借区块链实质上实施传销、集资诈骗等犯罪行为提供渠道。整体而言,“币改”存在极大法律风险。


    再次,“币改”并没有充分研究区块链在中国广泛发展后的具体实践,在诸多领域与我国实际脱节。“币改”仍然非常类似于ICO,具体模式上缺乏创新,同时没有考虑到我国各级政府推动下的广泛而多元的区块链实践,如娄底市政府与金股链合作的区块链资产登记、工商登记项目,青岛市政府推动的区块链监管项目等。


    最后,“币改”问题本质上源于对于区块链及“Token”的错误认识。“Token”本身虽然意蕴丰富,但主要还是来源于计算机用语,存在名不副实之处。即使“Token”能在英文世界内暂时使用,作为“Token”翻译的“通证”、“令牌”更缺准确性。进一步而言,中国区块链的实践和研究极为丰富,外来概念、国外研究已经不适应中国的国情,更需要站在中国立场和实际上,提出地地道道的中国理论。就此,笔者提出“共票”这一理论,以适应区块链引起的生产关系变革,该理论也有助于拨乱反正,清除行业乱象,促进新技术服务实体经济,实现中国经济换道超车。


    “共票”,一即“共”,凝聚共识,共筹共智,是够真正共享的股票,符合共产主义理想;二即“票”,支付、流通、分配、权益的票证。


    笔者一贯坚持认为区块链经济形态核心制度理念就是众筹。众筹的含义就是打破生产资料的垄断,生产资料所有者、劳动者与消费者等各方主体都参与生产经营,分享利润,同时生产直接对应需求,优化资源时空配置。股份制为人类历史上一个伟大的制度发明,而笔者认为众筹是人类历史上又一个伟大的制度发明。公司制成就了社会化大生产所需要的社会资金的集合,成就了工业革命,进而成就了资本主义。而强调众扶众包众创的众筹内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裨益社会主义制度。正如股票之于公司,共票也是众筹制的核心。但与少数人利益的股票不同,共票能够将利润分享给大多数人,分享给普通劳动者和消费者。


    人类社会过去数百年,靠的是公司、靠的是股票成就了工业革命、资本主义,但股份公司制下,大部分利润归属于资本家,普通的员工、普通的老百姓、普通的劳动者根本没有获得分红。我们要寻找真正的社会主义的组织金融和制度,而众筹正是这样的方式。众筹将取代公司,共票将取代股票。共票的含义就是共产主义下共享的一种股票,这个股票不是为资本家所垄断的,是把企业的利润真正分配给每一个劳动者、消费者和参与者。


    共票追求的是实质上的共享,要通过制度的变革和机制的创新来打倒垄断资本。共票藉由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新兴技术将投资者、生产者、消费者三者紧密融合,减少了交易成本,一定程上降低了信息不对称,引导金融科技服务实体经济,尤其是数字经济。


    基于共票的理论,笔者提出“票改”这一主张:区块链使得共票拥有了在全球共享的可能,通过实体或虚拟资产的共票化,基于众筹制,尤其是股权众筹将公司及资产上链,实现权益及资产的液化,能直接通过网络来跨国界、短时差、低成本进行资产交易与转移,即每一位数字资产交易的金融消费者或参与者所共同享有的利润都可以在全球流通。


    “票改”对于“币改”的修正与发展体现在:


    首先,“票改”这一名称较为中性。共票不是传统的证券、货币或是一般性票证,而是融合多种功能的创新技术应用与制度设计,以众筹为主要制度依托,实现去中介化,项目各方平等民主参与项目经营,共同分享收益,符合区块链本质要求。“票改”也是区块链行业清除“空气币”、“传销币”等发展趋势的体现,符合市场、政府期望,有望重拾市场信心,获得政府支持。


    其次,“票改”致力于推动法律与技术的融合,拥抱监管,从根本上避免政策与法律风险。“票改”不是单纯的资产共票化,而是致力于同时推动建立众筹金融法律制度,在政府主导下促进修改证券法等,构建股权众筹法律制度,建立健全基于区块链的众筹金融交易所,实现资产共票化与链上交易的全面合规,同时构建技术驱动型金融监管,加强穿透式监管,完善金融消费者保护。全方位促进创新、安全、效率等诸多重要价值的衡平,促使区块链及共票合理健康发展,真正服务于实体经济。


    最后,“票改”立足于真正的中国立场,符合社会主义制度。“票改”基于贵阳市众筹金融交易所、娄底市金股链区块链登记、青岛链湾等成功实践,发挥以链治链(法链)的技术驱动型监管思路,充分实现项目红利各方参与者共同分享,打破资本垄断,实现与数字经济战略、一带一路战略融合,广泛适应区块链智慧政务与区块链监管等政府场景。同时,“票改”也有利于我国率先制定相关国际标准。制定标准是最顶级的商业模式,作为后发国家,我国在很多领域未能成功抢占标准制定的滩头,导致很多地方受制于人。面对区块链及共票发展的契机,在正确理论的指导下,可以正确认识区块链及共票的价值、本质及规律,率先制定区块链及共票的国际标准,占领战略高地,主导新一轮国际创新竞争。(杨东)


    作者系人大国发院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联盟官网

联盟公众号